北美東部時間:2019-06-27 06:15
注冊Email:   密碼: 忘記密碼
Logo qingtianlove.com
我要找 女    有照
國家    年齡
地區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博文推薦
我和母親煲雞湯
二零零九年五月初思母心切,隨即訂購機票返回上海看望她老人家。剛到家的第二天上午自稱是我“閨蜜”的農場好友高亞芬便前來問候,并帶來一只宰殺好的光溜溜、黑黝黝、肥嘟嘟的烏骨雞,說是一點薄禮,不成敬意,只是給咱母子倆補補營養。
都說“恭敬不如從命,”在一番客氣的推讓以后,我們也就理所當然的收下了。
母親一向節儉,平時菜市場的一般肉雞都舍不得每一個,如今看見了這只價格不菲的烏骨雞自然是喜歡的不得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烏骨雞安置在冰箱里冷藏,卻每天又時不時的將之捧出來瞇著昏花的老眼欣賞半日。終于在一個星期以后清晨,老母親她老人家慎重的向我宣布自己親自下廚煲雞湯,來犒勞犒勞她和我的五臟廟。

每一次回上海,前腳剛踏進我們的亭子間門檻,老母親就會急切的跑過來緊緊的拽住我的胳膊仔細端詳,不停追問。
她反復嘮叨的總是這兩句話:“在加拿大生活習慣嗎?上班累不累?”當我回答自己在餐館掌勺炒菜工作不是特別特別辛苦時,她又總是將信將疑的搖著頭。
老母親用她那一成不變的老眼光看待我,覺得我是“孔老夫子的雞巴——文(紋)縐縐的,”(母親生前常對我說這句粗話)識文斷字的讀書還可以,但做有技術有手藝的工作則是萬萬不行的。因為自己的兒子自己知道,一個拙手笨腳從前在上海,連米是怎樣煮熟變成飯都渾然不覺的書呆子,怎么到了蒙特利爾就會一下子來個華麗轉身成為大飯店的大菜師傅,這純粹是為了寬慰她哄騙她而編故事吹大牛啊。

記得自己從上海初來咋到蒙特利爾的第四天,就毫不猶豫一骨碌脫下了滬城名牌“培羅門”男裝,換上半袖白色工作服一頭扎進唐人街昏暗的廚房,開始了披星戴月含辛茹苦的伙夫生涯,從洗碗打雜接著爐尾抓碼最后炒鍋主廚一個臺階一個臺階的磨練滾打。
在渾身上下的儒酸味轉變成油煙味的同時,我烹飪刀工切配等各種廚藝也日益見長,甚至將那些在廚房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的同行們也拋在身后。
在整個北美,尤其是在加拿大餐飲行業這條道上混飯的廚師都知道,去餐館應聘見工時,廣東的那道名菜“干炒牛河”是必不可少的考題。一般而言,三五分鐘的時間,手藝好壞一試便知,是“李逵”還是“李鬼”頃刻顯現出來。
自己性急爽快,烹調也喜歡一氣呵成,尤其擅長制作“干炒牛河”,至于味道如何,我常常謙誠的含笑不語,只是客人和朋友總是用這八個字來贊譽:“清香四溢,細嫩爽口。”
遺憾郁悶的是 母親老人家始終不認可我這精湛廚藝,在她那里我常有“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慨。因為只要我回上海到家,老母親就便會將我和爐灶炊具遠遠隔離開來,使得我無法瀟灑自如的領導那些鍋碗瓢盆、雞鴨魚肉、瓜果蔬菜。
而我對老母親家常菜中一成不變的“糖鹽味精”的使用也頗有微詞,幾次想直言進諫,又唯恐她龍顏不悅,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隱不發。

每次回上海,我從不住賓館酒店(倒不是囊中羞澀),都是和老母親擠在老式弄堂房子石庫門的亭子間,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五月底的上海,潮濕悶熱的氣候讓我再一次重新飽嘗苦夏自然桑拿浴的滋味。熬過夜晚好不容易早上晨風習習送來一陣又一陣的涼爽(我不喜歡空調納涼),給了我這個夜貓子愜意睡懶覺的美好時光。
也就在此時,習慣于早睡早起的老母親出動了,天才蒙蒙亮,她就陽臺上樓底下爬上跑下的忙個不停。
老母親已經年過九旬,拖著兩個大耳垂的耳朵背的厲害,貌似聾子成了擺設。她洗漱倒痰盂“乒乒乓乓”的聲響惱人,好幾次攪亂了我和周公女兒紅羅帳里纏綿廝混的美夢。被吵醒后的我又敢怒而不敢言,索性一骨碌的從床上跳起,睡眼惺忪的跟在她老人家后面瞎忙乎。
這天的清晨我又被驚醒了,循著“滴滴答答…”的自來水聲音來到灶匹間旮旯的水池旁,只見老母親眉頭緊鎖,愣愣的站在那里。她右手緊緊捏著切肉刀,左手不停的翻轉著砧板上那只高雅芬送給的烏骨雞。
呵呵!都說知母莫若子,我頓時明白了,明白原來精明能干的老母親也有犯難的時候,面對著黑黝肥碩的烏骨雞,她竟然一籌莫展的不知從何處砍斬成塊。
“哈哈!!哈哈哈!!!…”我禁不住暗暗的洋洋得意:“以前老是母教三郎,今朝咱也來個三郎教母了。煲湯烏骨雞的重任非我莫屬,這下我可以在母親老人家面前喘喘粗氣,抖抖威風,顯擺顯擺嫻熟的刀工和精湛的廚藝了啊!”
博文推薦
更多...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會員須知 | 隱私政策 | 聯系我們
Qingtian Culture Inc. [email protected] 晴天文化 版權所有

服務電話: 001-647-895-5577

Email: [email protected]

品特轩 肖中平特